联系方式: 电话:0797-6237737 6237738
传真:0797-6309557 6309867
邮箱:czxypxb@126.com
网址:www.ydczxy.org.cn
地址:江西于都县贡江镇长征西路

雩都英豪

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雩都 > 雩都英豪 >

谢明

经得起考验的好干部

 
       

 谢明,1915年出生在于都县桥头乡中石村桐子树下一户贫农家庭。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06月回到地方,从事青年工作,被冯文彬称赞为出色青年工作者1932年转入中国共产党。

 三年后,为响应党、团中央发出的扩大百万铁的红军的号召,谢明重返军旅。19356月,任红一军团教导营民运干事,在黑水地区筹粮回归途中,遇武装土匪,激战中,为保护战友和粮食,谢明右臂中弹,掌骨粉碎。抗战胜利前夕,年仅30岁的团政委谢明被任命为晋察冀军区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聂老帅称赞他是经得起考验的好干部

 1955年谢明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他从军56载,爬过雪山走过草地,抗击过日寇,参加过辽沈、平津两大战役,出征过朝鲜痛击美帝……他戎马倥偬,战伤致残;他战功赫赫,鞠躬尽瘁;他无私无畏,死而后已。此是谢明之子,网名长征第一渡所作如是说。

 文化大革命期间,谢明因西路军的问题被诬陷为叛徒,关押两年后被送往工程兵在河南的农场劳动。谢明之子在八千余字的《我的父亲》一文中写道:……离开家的那一刻,母亲还在五七干校劳动没能为我们送行。大哥远在陕北农村,二哥在东北兵团,他们还不知道家里的变故。我和大我两岁的姐姐相跟在父亲的左右走出家门,姐姐哭了,我恋恋不舍地最后看了一眼我们的家,我不知道自己今后将要面临些什么,心里一片迷茫。父亲没有回头,他只对我和姐姐说了一句:跟着爸爸,啥也别怕……卡车在几排红砖瓦房前停了下来,我从房子的排列结构上看出,这是部队的营房。下车后,父亲专案组的林组长与迎上来的几名军人小声交谈了一阵,然后领着我们父子三人来到了营房南侧五十米开外的一排坐北朝南的平房前。房子与我刚刚看到的当地农舍没什么区别,土坯墙、茅草顶,四个窗户,很小,才一尺见方。窗棂上糊着窗纸,窗纸已经破了洞。林组长指着西头的那间房子说:“你们就住在这里”。我一步窜进屋内,屋里一片漆黑,缓了一会,借着小窗子透进来的微弱光线,我看清楚了屋内的情形。房间有六七个平方米,由于久无人住,地上是厚厚的尘土,到处布满了蜘蛛网,房子的一角露着天。没有家具,只有一张木床,还垮塌了半边,歪歪斜斜地靠在墙上。我顿时怒火冲天,双手攥拳冲到林组长面前,恶言恶语地质问:“这他妈是人住的地方吗”?林组长听后,面部一阵抽搐,嘴巴张了张却什么也没说出来。旁边一名当地的军人急忙上前,解围说:原本只听说来父子两人,不知道还有一个女孩子。你们先住在隔壁的套间吧,明天再说。林组长正好借坡下驴,堆出一副笑脸把我们领进那间房子。谁知那间房子的外间竟然拴着二十多头水牛,一股刺鼻的味道迎面扑来,成团的蚊蝇嗡嗡地撞在脸上,我和姐姐呆住了,我刚想再一次跟他们理论,就听见父亲大声说道:不要再说了,这比起战争年代的风餐露宿又算得了什么呢”。林组长听罢愣了愣,跟当地的军人出去了。我们住了下来,住在了牛棚的里间,里外间是敞开的,没有门。他们给我们放置了两张单人床,我和父亲挤在一张床上,姐姐自己睡一张,中间隔了一张三屉桌。此时天色已黑,一天多的舟车劳顿,我们都很困很累了,但却久久不能入眠。黑暗中,我听到了姐姐的哭声,我没有哭,心里既有愤怒也有委屈。父亲披衣坐起来,没有开灯,他跟我们说:“是爸爸连累了你们,怨爸爸吗?”,我说:“不怨”,父亲又说:“你们要学会坚强,受点挫折是好事,这些挫折会成为你们今后人生的一笔财富的。”……那时,我对父亲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如今思想起来,他的焦虑集合着一个老战士对国家安危、对百姓冷暖的忧虑与心痛;他的不安蕴含着一个父亲对家庭现状、对儿女前途的心焦与无奈。

 父亲一生没有对我们兄弟姐妹说过什么亲昵的话,没有为我们日后的工作走过关系寻过后门,但是我觉得他是天下最尽职的父亲,他以自身的人格魅力影响和教育着我们,不需要用语言表达,我们爱他,就像他爱我们一样,是深埋在心里的……

 谢明将军是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542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70岁。

 


在线客服
×

在线客服

  • 在线咨询时间
    工作日9:00-17:00
  • QQ在线咨询
  • 免费咨询热线
    0797-6309867
    0797-6309557

  • 官方微信公众号